<sub id="rv3v3"><meter id="rv3v3"></meter></sub>

            <i id="rv3v3"></i>

              <cite id="rv3v3"></cite>

            掃描關注微信
            知識庫 培訓 招聘 項目 政策 | 推薦供應商 企業培訓證書 | 系統集成/安裝 光伏組件/發電板 光伏逆變器 光伏支架 光伏應用產品
             
             
             
             
             
            當前位置: 首頁 » 資訊 » 市場 » 正文
             
            高處不勝寒:多晶硅料價格下跌將有利于行業健康發展
            日期:2021-11-10   [復制鏈接]
            責任編輯:yutianyang_tsj 打印收藏評論(0)[訂閱到郵箱]
            一如既往,我們開宗明義,將本篇文章的核心要點羅列在前面:

            一、當前光伏行業開工率很差,基于光伏膠膜的反饋數據,當前開工率僅為9月高峰時期的73%。硅料、膠膜、玻璃等光伏原材料均有庫存累積的現象。

            二、開工率差并非因為行業沒有需求,事實上是:海外需求旺盛,訂單飽滿,開工率差是因為行業上下游在進行價格博弈,尤其是和上游硅料產業環節在進行價格博弈。

            三、客觀上講,當前多晶硅料也具備價格下跌的條件,經過國家強力調控,內蒙古地區的動力煤日產量已經由9月份的250萬噸/日產飆升增長到了現在的310萬噸/日,煤電企業的煤炭庫存已經大幅回補到了20日的正常水平,限電缺電已經成為過去時,電力供應恢復正常,因電力限制而不正常的工業硅也將會逐步恢復正常并且我們也已經看到工業硅已經較最高峰時期下跌3~4萬元/噸。再然后,光伏多晶硅的新增供給也將會在近期釋放,在未來三個月約釋放16萬噸產能。在整個2020年都在“擁硅為王”的主旋律過后,我們終于將要迎接硅料產能的大規模、持續釋放。中國地區的有效硅料產能將會從現在的50萬噸提升至2022年年底的110萬噸。

            四、如此種種,我們有理由相信多晶硅的價格將會從270元/kg的位置快速的回落到210元的水平并且具備進一步下跌的可能性。展望即將到來的2022年,光伏行業最大的風險點在于硅料逐步過剩、硅料價格下跌給全行業帶來的庫存跌價損失。倘若我們行業內能達成共識,將硅料降價變成一個漫長、逐步、有序的過程,則有利于行業風險堰塞湖的有序疏導,將降價壓力逐步輸出給終端而非變成庫存損失,讓行業風險的有序釋放。所以,硅料價格盡早回歸相對合理水平,有利于光伏行業健康發展。

            正文開始

            一、上、下游過度的價格博弈沒有贏家

            已經有不止N個的朋友向我抱怨今年的行情難做啊,擁硅為王的2021年確實給下游電池、組件制造環節帶來了更多的挑戰。其原因很簡單:組件訂單是期貨訂單,執行周期較長,動輒3~6個月甚至一年、兩年;而上游原材料則是現貨定價模式,在價格變化瘋狂的時期,上游企業連多等一周的耐心都沒有而迫不及待的漲價,上下游價格形成機制的失配,總使得電池、組件環節的企業處在深刻的危機當中。雖然我們可以看到很多企業今年的財務報表表現還是不錯的,但我可以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大家賺得可能并不是制造的錢,而是手中各種形態硅料庫存價值提升的錢。

            由于上游原材料的價格變化幅度太過巨大,使得組件企業的原本訂單執行交付成了問題,企業當然不可能貼著現金搞交付,最簡單粗暴的辦法就是對客戶違約,一路漲價就一路違約;2021年硅料大幅漲價以來,我們光伏人撕毀的合同數以十萬計!當違約不再是個別現象而是群體現象時,大家便不再以此為恥,反而覺得理直氣壯:“和尚摸得,我摸不得?”

            講完這些背景知識我的讀者朋友們就會明白為什么當前光伏行業開工率如此之低了,并非沒有需求,事實上是當前海外客戶迫切的需要光伏組件解決他們國家電力緊缺的問題,但因為硅料價格又漲了,從210元/kg跳漲到了270元了,對于組件企業原來的訂單做得多就虧得多,與其如此還不如停下來不做和上游或客戶進行博弈,要不就是電站客戶也接受組件漲價;或者反過來讓上游放棄漲價回到之前210元/kg??傊?,在和上游或客戶之間達成共識之前,這開工率是起不來了。

            我不認為當前這樣是一個健康正常的狀態,明明有產能,明明有工人,也明明有訂單和需求,可偏偏就要停下來在談判桌上吵架,我們光伏人吶,還是應該更加成熟和理性些,應當知道彼此的邊界在哪里,彼此的底線在哪里,多些默契、也多些上下游的協同,我們整個行業才會更健康?;氐奖竟澋闹黝},過度的上下游博弈沒有贏家,于世界市場上,我們正在破壞著中國光伏人的形象,破壞著我們中華民族的誠實守信的傳統美德;于自己的產能和工人,雖然為了博弈而停產了,但是工廠折舊不能停、員工基本薪酬不能少、管理費用和財務費用不會少。于硅料上游呢,也不會是贏家,硅料庫存的累積使自己處在更大的風險當中,而且博弈不會創造價值,只是價值的轉移和分配,硬挺著當前的價格可能短期多賺了幾毛錢,可是卻有可能使得后續降價來的更加猛烈、價格變化曲線更加陡峭。

            二、當前已經具備硅料價格下跌的客觀條件

            從產能端看:

            從光伏行業自身產能端來看,我們終于迎來了硅料產能的持續釋放時期,首先是新特能源新疆地區技改而釋放的1萬噸產能已經于近期達產、滿產;緊接著就是保利協鑫徐州基地2萬噸顆粒硅產能也于本周投料試車,依據我對顆粒硅生產特性的了解,這2萬噸顆粒硅產能的爬產過程將會快于常規硅料產能,但是品質達標的過程值得我們緊密關注;通威樂山5.1萬噸西門子法產能將會在未來3個月逐步釋放并且滿產,這是近期最靠譜并且其體量也足夠改善供求關系的一個產能;再緊接著就是通威股份保山基地5萬噸產能預計在四季度末的時候迎來產能釋放;大全新能源新疆石河子基地P4B項目4萬噸也要在近期釋放出品質合格的西門子法硅料產能。在最近的三個月時間里,新增的硅料產能多大16~17萬噸,相對于當前全國總計50萬噸的產能而言,16萬噸的產能相當于增長了32%,算是一個產能增長的小高峰時期了,此批產能的釋放將會改善下游因硅料緊缺而開工不足的現象,并且我也相信會改善上下游過分博弈的情況。

            從需求端看:

            由于地球的北半球擁有的土地、國家、人口遠遠多于南半球,所以當北半球進入寒冷的冬季導致無法安裝光伏電站帶來的需求減少遠大于南半球進入夏季帶來的電站安裝的增加;在結合很多國家和地區12月31日的考核時間點的要求,通常來說,光伏產業的世界需求一般會在12月中旬以后進入明顯的淡季,這種淡季是季節性的并且是周期性的。我們很少能看到四季度末光伏產業鏈產品價格向上沖的可能性,往往更多的可能性是在四季度末期價格迎來松弛和疲軟。

            從國內需求的角度看,2元以上的組件價格明顯太貴了,近期動力煤價格顯著的下跌也打擊了基準電價上調的預期,這就更進一步使得2元的組件價格顯得昂貴,做電站的朋友告訴我,當前價格下,國內90%的集中式電站項目沒有辦法開發。不止如此,我認為五大四小電站開發商的投資熱情更多的在風電領域釋放,風電機組的價格由2020年的4000元/kw下降到了目前的2100元/kw,風電機組竟然基本和光伏組件同價了,但我們要明白:風電機組的發電小時數兩倍于光伏電站,對于集中式發電而言,當前投資風電場的項目收益率遠好于光伏。雖然風電與光伏應用場景有不同,不可完全等同而語。但是要知道他們最終輸出的都是無差別的電力,在諸多情況下具備此多彼少、彼多此少的可能。愚以為,今年風電機組動輒40~50%的降價幅度系統性的壓低了光伏組件的價格中樞。在2元/瓦的風機面前,2元的組件價格不僅是貴,而是貴的離譜,貴的不可思議,貴的讓人不得不去憂慮,我們光伏行業要提防2022年組件價格可能會出現類似于今年風機一樣的降價幅度并尤其要提防這一過程當中可能會引發的庫存跌價損失。

            從最上游工業硅看:

            本輪多晶硅料從210元跳漲到270元背后的推動力是9月電力緊缺,地方政府對高能耗的工業硅企業進行拉閘限電進而導致了工業硅的極度緊缺,疊加恐慌情緒,工業硅的價格一鼓作氣從每噸1萬元出頭快速上漲到了8萬元每噸的水平。在電力緊缺、拉閘限電的同時,部分多晶硅的生產裝置也是降能耗、降負荷、降產量的運行狀態,這也是硅料價格上漲至270元的一個客觀因素。

            電煤供應的情況是影響行業后續價格發展變化的重要因子,記得在十月初和小伙伴們討論,大家認為煤炭緊缺會持續很近,進而限電現象也會隨之持續很近,大家背后的核心邏輯是:一個新的煤礦產能從開工到投產需要3~5年的時間,煤炭供給十分剛性,縱使價格漲上天也難以短期內出現大量供給;而我當時的判斷是要對這個行情謹慎,山西地區這種埋深很深的礦需要很久,但我自己生活在內蒙古地區,內蒙古地區的煤礦的覆蓋土薄的地方只有十幾、或幾十米,只要給出產能指標,大型挖掘設備進場盡可以快速形成產能,并且中國地區也并不缺乏煤炭產能,還有大量產能因各種政策因素而導致臨時停產,只要政策強力轉向,供給就會出來,咱中國人干產能還是杠杠的^_^。最終事實的發展變化也是如此,內蒙古地區的煤炭日產量由9月份的250萬噸/日迅速提升至當前的310萬噸/日。動力煤期貨價格由1982元的最高峰下跌到了目前的925元/噸。

            之所以花這么大的篇幅論述動力煤的供給變化和價格變化,是想說明造就工業硅史無前例價格暴漲的電力緊缺的客觀因素已經一去不復返了,往后的日子里工業硅的價格將會持續恢復并且價格也將會較快的恢復到合理水平,這幾乎是必然事件!我還想補充一點的是:工業硅產能擴張并不困難,如果國家政策開綠燈,新產能從開工到投產最多也就8個月的時間,制約工業硅后續行情發展變化的核心因子還是國家政策、國家態度;工業硅是光伏行業的血液,是光伏行業的源頭,當前光伏組件的能源回收期僅為8個月,就是說我們造出來的光伏組件所消耗的所有電力僅僅只需要8個月的時間就可以全部回收。倘若我們為了碳中和而制約看似“高能耗”的工業硅,其政策最終效果與政策意圖可以說是背道而馳。展望2022年,將會新增60萬噸多晶硅產能,這些產能需要上游有65萬噸的工業硅做配套(行業硅耗比通常為1:1.08,即:1.08千克工業硅最終可提純出1kg的多晶硅),倘若國家對工業硅的態度依舊嚴厲,那么明年新投產出來的龐大的硅料產能也會面臨無米下鍋的窘境。所以此處我建議:重新看待工業硅產出和能耗的關系、重新評估工業硅碳消耗和碳貢獻的綜合賬,對工業硅的產能擴張分類管理,區別對待,對工業硅的產能擴張保駕護航,工業硅的度電價格可以高一些,甚至高到0.6元/度電也未嘗不可,但產能指標一定要放開,甚至要鼓勵新上產能,唯有如此才能助力雙碳。

            回到價格預判的主題上:近期工業硅價格也已經開始下調,并且不要再期待工業硅可能會出現二次春或價格的再次上漲,電力供應缺口問題已經徹底解決,支撐高昂工業硅價格、高昂多晶硅價格的一個重要核心支撐邏輯不再,僅此一點就足以支撐硅料價格從270元快速回落至210元了。

            三、硅料是光伏行業的終極周期

            硅料的周期性變化是光伏行業的根本脈動,硅料產能擴產周期長,單位產出價值量大,硅料的緊缺就是整個光伏行業的緊缺,反過來也一樣,當硅料過剩往往也意味著整個行業的過剩。硅料的周期性變化往往貼合著整個光伏行業的周期脈動,其供過于求或供不應求都會對下游企業產生深刻影響。

            舉例來說方便大家理解,2021年單晶硅片新增產能一大堆,總計產能已經接近400GW,但是卻并沒有如預期地看到單晶硅片產業環節利潤急劇攤薄,這是因為產能過剩≠產品過剩,雖然單晶硅片產能是大幅過剩的,所有企業的產能開工率是不足的,但是由于上游硅料的緊缺,過剩的產能并沒有生產出過剩的產品,這才使我們在2021年看到了單晶硅片企業一邊是大幅產能過剩,而另一邊則是對單晶硅片大幅提價以保持自己的利潤。簡而言之,硅片產能過剩,但硅片產品卻緊缺,硅片這一環節緊缺或過剩的產業脈動也隨著硅料產業環節來。

            再舉一個例子方便大家理解硅料是光伏行業的根本脈動的原因:從硅料生產出來到變為硅片、變為電池、再變為組件、再經過漫長的海運、報關、驗貨等流程,從硅料出來到最終變為產品給客戶交付出去的流轉周期動輒長達半年。也就是說行業里有數以幾十萬噸計的“各種形態”的硅料庫存在流轉,當硅料價格的上漲意味著所有環節的庫存價值的提升,最終能通過各種手段兌現為企業利潤;反之也一樣,當硅料價格下跌則意味著所有人的庫存跌價損失。

            理解上述事實后,我的讀者朋友們就應當會理解為什么幾乎所有的下游產業環節都會隨著硅料而出現周期性變化了。就以今年的“擁硅為王”的行情為例,一家下游組件企業哪怕是出貨量沒有增長,其營業收入都會因組件單價提升而增加;一家下游組件企業哪怕經營沒有改善,成本沒有降低,其利潤也都會因為庫存價值的提升而增加。在與營收增加、利潤增加相呼應的二級市場的情緒狂熱下,股票價格在這一過程中被炒在天上去!

            我對光伏行業本質的定義是:“變化著的成長性周期行業”,變化是指光伏行業技術革新不斷;成長是指為實現雙碳光伏有著廣闊的成長空間;周期則是很多人不愿說、不愿提、不愿信的但我本著對行業、對股東、對投資人、對所有人負責任的態度而不能不說、不能不提、不能不強調的一個行業固有特質,在我們可以隨意的撕毀給客戶的合約的前提下,光伏硅料的漲價是所有光伏制造人的狂歡。但這場狂歡不是沒有代價的,一旦硅料價格掉頭向下,產業環節上的高成本硅料庫存未來得及流轉出去,客戶就有可能跑上門來要求降價,今年組件企業撕合約撕出來的利潤,可能在明年被客戶撕合約撕回去。

            到2022年年底,中國地區的硅料產能將會由50萬噸增長至110萬噸,瘋狂的利潤導致瘋狂的產能擴張這實屬正常,在工業硅供應恢復正常以后,在2022年底硅料價格低于100元的硅料也是可以期待的。

            我們光伏人要思考的課題是:如何化解硅料價格從270元天價下跌到100元以內而引發的潛在行業風險,是任由上下游不理性的價格博弈,先期價格就是不降,在庫存累積一定點以后短期內突然大幅降價而引發行業系統性風險?還是上下游理性溝通協商,將降價過程變成一個逐步、緩慢、可控的過程?讓得行業風險逐步釋放,使下游硅片、電池、組件的高價硅料庫存有充裕的時間周轉出去。我很期待在本輪硅料產業環節的向下周期當中,我們光伏人可以表現的更加成熟、更加理性。經過幾輪行業興衰更替以及頭部企業市場占有率的提升,當前一代的行業企業家理應表現的更加成熟。

            展望2022年,留給光伏行業的挑戰大于機遇,我們要面對硅料跌價過程當中的庫存跌價損失、要面對簽好合同后卻因行情疲弱價格下跌又來重新議價的客戶、要面對增量不增收的財務報表、要面對二級市場的不解和壓力。在所有人都十分狂熱的此時,我要尤其強調光伏行業的周期屬性,絕對供應量的多少不能代表行業的興衰,明年需求還會顯著增長,但站在2022年12月份的這個節點上,面對月產出多達10萬噸的硅料,需要終端需求增長到33GW每月才能有效消化,年化需求360GW!再高的需求增速都難以避免在明年四季度的周期低谷,倘若在盛夏的時候不能儲備好過冬的一切,那么在下一輪周期中被毀滅也實屬應該。我們光伏人上下游應當達成“和解”,應當共同想辦法去應對行業整體的過剩,應當有序釋放行業的風險;硅料價格持續而緩慢的下跌可能會抑制客戶再議價的欲望,而如果硅料在短短的2~3個月從270元跌到70元的話,那么稍早些高位預定組件的客戶會覺得明顯吃虧而讓組件廠商作出價格讓步。如此一來,高成本的硅料庫存就沒有辦法有效周轉出去而成為了企業的庫存跌價損失。

            認真看到這里的讀者朋友們就應當明白本篇文章的題目《高處不勝寒:多晶硅料價格下跌將有利于行業健康發展》的含義,硅料的周期是光伏行業的終極周期,我作為一個關注、熱愛行業十余年的見證者,見證并親歷過多輪由硅料代表著的行業興衰,此時的我們理應更有智慧地去面對明年到來的一切。

            原標題:高處不勝寒:多晶硅料價格下跌將有利于行業健康發展
             
            掃描左側二維碼,關注【陽光工匠光伏網】官方微信
            投稿熱線:0519-69813790 ;投稿郵箱:edit@21spv.com ;
            投稿QQ:76093886 ;投稿微信:yggj2007
            來源:Solarwit治雨
             
            [ 資訊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訴好友 ]  [ 打印本文 ]  [ 關閉窗口 ]

             
             

             
             
             
             
             
             
            圖文新聞
             
            熱點新聞
             
             
            論壇熱帖
             
             
            網站首頁 | 關于我們 | 聯系方式 | 使用協議 | 版權隱私 | 網站地圖 | 廣告服務| 會員服務 | 企業名錄 | 網站留言 | RSS訂閱 | 蘇ICP備08005685號
             
            亚洲国产成人爱AV在线播放

              <sub id="rv3v3"><meter id="rv3v3"></meter></sub>

                      <i id="rv3v3"></i>

                        <cite id="rv3v3"></cite>